银不太难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写文了?因为我懒啊

新百花盛开【于锋中心向】1

想恢复一下 在车上打的 比较草率





荣耀联赛第十三赛季。
百花主场对蓝雨。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进场时间还没有到,但比赛场馆外已经挤满了人,其中不少人抱着或是扛着自家战队的手幅和队旗。K市是百花的主场,人群里自然是大片的粉色,远远看去还真有百花的感觉。

人群以外,于峰隔着墨镜凝视着粉丝们看了一会,转身向场馆后方的专用通道走去。K市地处一年四季都温暖如春,于峰此时在队服外面套着厚厚的深蓝色帽衫,在清一色的短袖里显得有点扎眼。

这一点,和G市倒是没什么区别呢,G市的夏天尤其闷热。偏偏有个家伙总是闲不住,成天成天地拽着自己往外跑。于峰苦笑,整理了一下帽子,确保自己的脸不会被人认出来。

迎着一路走来的百花粉丝,于峰微低着头一点点走着。比赛还早,自己也并没有提前巡视场馆的习惯,况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打主场了。

百花的主场。

其实他一直在候场室里待着就行,但今天他突然想看看百花的粉丝,先看看一直以来站在战队后面的人。

但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于峰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突然肩膀被撞了一下,向一边踉跄了几步,然后感到右臂被人扶住,那人低声连说了几句“抱歉抱歉”。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于峰“没事”二字下意识地刚出口,两人都顿了一下。于峰抬头,看见的是自己今天的对手之一,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喻文州同样戴着墨镜,甚至还有黑色口罩,蓝色的棒球帽挺有活力的扣在头上。

两人沉默了一会,喻文州开口来了句“K市果然很热呢”,眼神若有若无的扫了扫于峰这一身厚重的装扮。于峰勾了勾嘴角:“和G市差不多吧。这身装扮可不是喻队的风格。”为了不引起路过粉丝的注意,两人的声音都压的很低,但交头接耳的鬼祟模样反而更引人注目。

喻文州愣了愣,口罩后面传来一声轻笑:“要去场馆准备了吗?”于峰歪头,品了品这话里的意思,大约是“现在去也太早了”。

荣耀联赛第八赛季末。
嘉世主场对百花。

“嗨呀,孙翔这场打得真爽快!”散场后从萧山体育馆里走的观众还有不少在回味着这场比赛。

“是啊,那个豪龙破军的时机不错!打得百花缭乱措手不及啊。”

“说起来,百花这个队长真是有点立不起来……”

“毕竟刚来嘛,不适应……”

“孙翔不也是……”

三三两两聚集的观众终于走远,一个人影这才从萧山体育馆的出口处慢慢悠悠地走出,刚踱了没几步就掏了根烟出来点上了。

叶修边呼着气,边琢磨着接下来要去干什么。比赛应该是八点半结束的,离陈果她们逛完街回来还得有一会。天色微暗,叶修仗着时间充裕,难得感受一下现实世界,在兴欣网吧附近找了个大排档坐下,点完了串又掏了跟烟出来要点上。

“打扰,对面有人吗?”叶修抬头,看见一个人套着深蓝色帽衫低声问道,说完还理了理帽子,好像是怕它滑下去。

“没人,坐吧。”叶修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把刚点的烟丢在地上给踩灭了。对面的人拘谨地扯过小板凳坐了下来,跟老板说了要些什么就拿出手机开始刷,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照亮了他的脸。

叶修无意扫了他一眼,觉得这脸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愣了一下后用手扫了扫掉在桌子桌子上的烟灰,身子有意无意地往他那边凑过去点。那人似乎察觉,立刻关了手机,身子往后缩,头转向一边。

这小子还挺警惕的,叶修乐。

“职业选手来这种地方还真是罕见。”叶修重新坐好,音量刚好控制在吵闹声中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程度,“但你这伪装也太差了。”

于峰无奈的回头,刚好看见对方不明意味的笑容,没来由地在H市的盛夏中打了个寒战。

“放心,我不是什么疯狂粉丝。”叶修乐呵呵。

“比赛输了,心情不好,来吃点东西。”本就不大适应和粉丝打交道的于峰刚输了比赛,难免有点别扭。虽然努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效果却不太合他意。

“比赛输了而已,有什么的。”叶修轻笑,低下头凝视着自己的右手,“一直输才可怕。”

于峰闻言有些诧异地望过去,叶修却已经放下了手,懒洋洋地抬眼看着他。

“您是...?”

“我是叶秋,认识一下。”


荣耀联赛第十三赛季。
百花主场对蓝雨。

真是绕不开了。

于峰望着擂台赛的出场名单,不知道今晚第几次苦笑。每次对战蓝雨,自己总有说不出的别扭。按理说自己从第八赛季来了百花已经有五年了,自己也总是表面上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有些影子总是淡淡的笼罩在内心的角落。

百花守擂大将,于锋,角色落花狼籍。

蓝雨守擂大将,黄少天,角色夜雨声烦 。

“队长?”邹远在于峰眼前挥了挥手,他是百花战队的副队,也是擂台赛第一个上场的选手。

“不用慌,照之前的安排就好了。”

“嗯。不过真是意外,黄少天居然打擂台赛,而且还是最后一个。”

“是啊,”于峰再次把眼神投向了场地另一头的蓝雨,“老了嘛。大概也想拼一拼,离常规赛结束也没几场了。”

“...难道这个赛季后,他会退役吗?”

“大概吧。”于峰用力拍了拍邹远的肩,走向聚在一起的百花队员。

擂台赛快要开始了,之前个人赛零比三的战绩多少让队员有点低落,他作为队长要鼓舞队员的士气。是什么时候,这种事情成为习惯了呢。于峰突然觉得有些恍惚,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顿了顿。以前,自己可只是个聆听者啊。

“不愧是机会主义者,夜雨声烦这波反攻打得落花狼籍无力还击!”潘林坐在演播室里,对现场赛况进行着解说。

“说是无力还击太过了,现在的落花狼籍正在努力寻找破绽。”李艺博纠正了搭档的错误,然后有点不情愿地转头看向坐在演播室里的另一个人。

“没那么简单。”

李艺博咽了咽口水,这五个字甩过来让他怎么接?没那么简单?那么到底是怎么个不简单法呢?是夜雨声烦不简单还是落花狼籍不简单?

“可是,要从黄少天那里找到破绽,恐怕不容易吧!”潘林眼见要冷场,赶紧接着之前的话接了下去。

“不一定,现在的黄少天也不是百分百不出错的时候了。”

李艺博汗,他本来是想发表相反的意见来着,就这么被生生憋了回去。

“那么让我们回到场上!落花狼籍依旧处于被动的一方!现在夜雨声烦的生命是百分之86,落花狼籍的生命还在攻势中不断下滑!”


荣耀联赛第六赛季。
总决赛,蓝雨对微草。

喻文州握住了王杰希的手,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真是遗憾呢。”

“呵,是。”王杰希眯了眯双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喻文州心脏的笑容加深了些,“恭喜。”

喻文州刚想接话,话茬就被一旁的蓝雨副队抢了过去:“哈哈哈哈怎么样啊王杰希你刚拿完冠军我们就拿一个是不是很厉害!”

王杰希皱了皱眉,手被黄少天的力道握得有点疼:“厉害厉害。”

黄少天不满这个哄小孩的语气,气鼓鼓的剑圣转身去握微草下一个队员的手,却听见背后飘来王杰希一声淡淡的“但下一个冠军仍是微草的。”

切,死要面子的大小眼。

“恭喜。”王杰希伸出右手,这是蓝雨的最后一个队员,也是蓝雨团队赛的第六人。

“您很了不起,微草也是。”王杰希有些意外。之前的蓝雨队员个个激动的像打了兴奋剂,搞得王杰希差点没一个电话打到冯主席那里举报蓝雨作弊。眼前这个人倒是很淡定,甚至还赞了自己一句。

于峰,是这个名字吧?蓝雨这个赛季刚出道的新人。王杰希望着于峰的眼睛,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我说于峰你别跟王杰希说话了小心被传染大小眼啊!!”握完手的黄少天又在耳边聒噪,王杰希忍着怒意瞥了眼在旁边蹦哒的蓝雨副队,只觉得头疼死了。

“微草的确了不起,”王杰希刚准备转身,眼前的人却又开口,“但冠军是蓝雨的。”

这次话中多了几分坚定,于峰的眼神发亮,正是一个新人对战队未来充满希望的表现。

什么啊,都是一个样子嘛。王杰希的嘴角抽了抽,然后松开手,在蓝雨粉丝的欢呼声中拨开吵吵嚷嚷的蓝雨副队走向台下。

荣耀联赛第十赛季。
蓝雨主场对百花。

“在我面前卖血卖成这样,你胆子也太大了,你已经忘了我是什么风格了吗?”

于峰映着屏幕亮光的瞳孔瞬间缩小,原来是这样。。。。。不,该说是果然是这样吗,自己所谓的优势只不过是对方营造出的假象而已?

不能放弃,于峰咬牙告诉自己,即使是这样,也还有挽救的余地。夜雨声烦的攻势还在继续,于峰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技能的衔接,但是......

没有空当!落花狼籍的生命以飞一般的速度下降,最终倒下,重剑葬花砸在了地上。

于峰走出比赛席,感到自己的右手略微发虚。从落花狼籍的攻势被夜雨声烦一记落英式打断开始,直至百分之三十二的血条归零,这只手一直紧紧抓着鼠标,却一直没有等到反击的机会。

果然是联盟公认的机会主义者么。于峰回头,看见黄少天正走回蓝雨的备战席,满场观众的欢呼声好像没听见一样。还真是淡定啊,于峰皱眉。也是,自己才是失败者,这样信手拈来的胜利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

占据主动的感觉真的很好,于峰握紧了拳头。如果有哪天,我也可以像那些大神一样把胜利牢牢攥在手中就好了。坐回座位的于峰这么想着。

荣耀联盟第十三赛季。
百花主场对蓝雨。

俩人在体育馆周围遛了一圈,终于是找到了一家因为位置偏僻人比较少的咖啡厅。估计其他地方都挤满了战队的粉丝,喻文州和于峰要是误入那简直是羊入虎口。

“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和喻队这样悠闲地喝咖啡。”于峰慨叹。

喻文州没有接于峰的话,只是轻轻拉开椅子坐下,不动声色地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回避。于峰看不见他扣找下的表情,只好苦笑,语气中带着点无奈:“这么久了,难道喻队还是过不去?”

连他都已经释然,不再害怕提起自己看上去有些背信弃义的离开,避开这个话题已经没有必要。

喻文州两只手交叉放在桌上,垂眼思索了很久该怎么开口,最终轻叹一口气:



“擂台赛的出场名单出来了!咦,蓝雨的最后一人居然是黄少天!”潘林叫道。

“是啊,真是令人意外呢。黄少天这个赛季在个人赛和擂台赛里的出场屈指可数,倒是在团队赛中的发挥更加出色。今天居然担任了守擂大将这样重要的角色,百花那边会措手不及吧!”

“说到底,还是老了。高强度长时间的操作已经不是黄少天可以经常做到的了,不参加擂台和个人是为了保留体力给团队赛,毕竟黄少天在团队中的价值才能被开发到最大。”

老了?潘林和李艺博不禁看了眼对方,现在的黄少天哪里有状态下滑的迹象吗?

“算起来,从黄少天第四赛季出道,这已经是第十个赛季了啊。”潘林也只好唏嘘道。

“但黄少天仍是妖刀啊,蓝雨的团队战依然出色。”李艺博笑。

“说起来百花的擂台赛阵容这个赛季就没怎么变过吧。”特邀嘉宾突然开口。

“啊。。。好像是的。”潘林接话,一边默默吐槽这话题转的猝不及防,“难道说蓝雨是针对百花的阵容进行了出场的调整?”

“可能性不大,毕竟擂台赛和单人赛可不一样。”李艺博匆匆回了一句。

蓝雨的备战席上,蓝雨副队翘着二郎腿眯眼盯着大屏幕,抿了抿嘴角,什么都没说。

这让坐在黄少天旁边的郑轩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队,队长。。。”郑轩悄咪咪地靠近喻文州。

“怎么了?”喻文州笑眯眯地回头。

“黄少他,真的没事吗。。。。”

“。。。他自己可以调整的。”

郑轩大惊失色,这么说,黄少肯定是哪里不舒服吧!是吧是吧!!!要不然怎么不说话!!

“郑轩。”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响起。

“诶诶诶!”郑轩压力山大。

“你该上场了。”

喻文州送走了收到惊吓的郑轩,微微侧脸看了一个人默默坐在席上的黄少天,后者的神情被舞台上跳动的灯光掩在阴影里。

这可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任性了。


“不是我过不去,而是少天过不去。”




荣耀联赛第八赛季。

“对不起,各位。”于峰站在训练室门口,行李箱放在一边,好像它就理所应当地该孤零零地立着,而不是和其他印着蓝雨logo的深蓝色行李箱放在一起。

蓝雨的训练室渐渐安静下来,徐景熙松开了捏着郑轩脸的手,黄少天戛然停了手里的操作,屏幕里的夜雨声烦站在原地不动了,被索克萨尔一个死亡之门拖进了黑暗。但喻文州没看到这难得的一幕,他的眼神已经离开了荣耀界面。

所有人都盯着于峰没说话。

“你要走?”郑轩第一个站起来。

“对。”于峰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混合着纠结和一丝别扭。

“你...真的要走?”

“......”

“队……长?”没有得到于峰的回答,郑轩有些僵硬地回头看向坐在训练室最里面的喻文州。

“嗯。”喻文州轻轻皱眉,感到坐在旁边的黄少天灼灼的目光后,补了一句,“我之前就知道。”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人说话。

打破僵局的是徐景熙,他带着微笑站起来说祝于峰有更好的未来。

训练室里椅子的拖动声渐渐响起,大家都走上去拥抱于峰,说几句苍白的祝福。于峰再用些无力的话语感谢各位,脸上挂着离别应有的悲伤。

只有一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于峰望着黄少天。

黄少天盯着于峰。

“少天。”喻文州知道于峰和黄少天的关系有多好,以前自己还被黄少天叫吊车尾的时候,他俩就整天混在一起了。日子向前推移,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哪怕是魏琛也逃不过被时代的洪流吞没的命运。这两个人算是从起点一路欢声笑语走了过来,虽然后来加上自己成了三人行,但那段时光无疑是烙在黄少天心中的。

也,烙在于峰心中。

黄少天没动。

喻文州叹了口气,让大家到门口送送于峰。大家都很默契,没人问于峰离开的原因,没人问于峰今后的归途。之前的风言风语大家都听说了一些,大多都是心知肚明,正式的通知大概过些日子就会发下来,现在挑明白了说只能是让人难堪。

于峰打算最后和大家告别一次,突然领口被一只手抓住。

“既然这样,”冲出来的黄少天胸口剧烈地起伏,双眼发红,和之前沉默地坐在转椅上的仿佛不是一个人,“既然这样……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什么?”

对上黄少天双眼的那一刻,于峰突然有些慌张。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明明演练了无数次。黄少天刚刚的冷淡本让他因为不用面对挚友而松了一口气,现在的黄少天却让他感到窒息和退缩。

喻文州赶紧拉住了黄少天,众人也帮着安抚他的情绪。徐景熙拍着于峰的肩在他耳边有些慌张地讲些什么,于峰双手紧紧抓着行李杆,一句都没听清,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他只是茫然地望着跑进俱乐部大门的黄少天的背影。

荣耀联赛第十三赛季。
百花主场对蓝雨。

“夜雨声烦依然占据主动,落花狼籍偶有反击,但只剩百分之三十五的血量!”潘林叫。

“黄少天打得这么猛……”李艺博皱眉,这次连他也觉得哪里不对,黄少天这样的爆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如今蓝雨位列第三,远远领先于第四的烟雨,稳进季后赛,这场比赛也并非性命攸关。

黄少天,为什么这么拼呢?

“黄少天太过了,”坐在演播室里的第三个人开口,“他现在的状态不适合长时间爆发,这样下去,迟早露出破绽。”

话音刚落,落花狼籍抓住一个技能衔接的空当提刀!而夜雨声烦居然没能躲开。

公共频道一条消息飞出来。
这一次,我卖血给你看。

潘林和李艺博看向坐在旁边的叶修,后者笑了笑,意思是我说的没错吧。



之后看情况写吧 学习有点忙

给微博 三三叁缪画的生贺图
是这个人最喜欢的陈立农

【乔王】《停电》

一碗炸酱面:

*突然诈尸


*乔一帆第一人称


*复键一下希望比较顺利……


*阅读愉快




—————————————————





我躺在床上,周围黑乎乎的,悄无声息





天花板上有一点点荧绿色的光,星星一样忽闪忽闪,我枕着手臂,目光追逐着某个光点,勉强算是打发时间的方法。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躺着发呆,也不知道这样的发呆还要持续多久。不过,悄咪咪的偷个懒好像挺不错的,我就不去纠结了。


我假装那些荧绿色的光点是星辰,蛮有兴致的数了起来。当我数到七十一的时候,有只手轻轻在我头上拍了一下,带了点好闻的护手霜香味。


是王杰希。他就站在我身边,掌心停留在我的耳畔,干燥而温热。


“王哥,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我用力伸了个懒腰,总算从床上坐起来了,“现在几点了?是白天还是晚上?”


光线很暗,我却能模模糊糊看到他的身影、五官、表情。没什么不自然的。他冲我很好看的微微笑了一下,说:“我敲过门了,但你没听见吧。”


他手里端着一碗粥,带着米香,和勺子一起送到我手里。我皱起眉,哀嚎了两嗓子:“今天还是粥吗?王哥,我想吃肉……”


“现在还不行。”他从边上拽了把椅子,手里拿着剪刀,咔嚓咔嚓修剪起床头那束插在玻璃瓶里的鲜花来。我担心他因为光线不足而误伤自己,他却很熟练的样子,两三下弄完,沾染了百合香气的指腹拂过我的鼻尖。


他轻声提醒我:“赶紧喝完,要不然一会就凉掉了。”


“哦……”


我苦着脸乖乖听话,捧起碗凑到嘴边,甜香味和蒸腾的雾气飘荡在我的眼前,羽毛一样撩拨着眼睑。我喝了一口,米粥出乎意料的没什么味道,温度也不高;我想跟王杰希抱怨这粥不好喝、而且我想吃肉,可视线才刚刚挪到他脸上,嘴边的话就咽下去了。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我偶尔发出的咀嚼声和吞咽声,死气沉沉。我好不容易把粥喝完,随手把碗放到一边,讨好似的去拉他的手。


“王哥,什么时候来电啊?”


他坐在床边,垂着眸子,很恬静的模样。我去摸他的手,他一点也不抗拒,甚至主动用干燥而温暖的手掌反过来握住我的,轻轻一捏,示意我稍安勿躁。


“不知道。”他小声安慰我,“不过,物业那边说应该快了,等来电了就给你做排骨吃。”


我高兴起来,又问他:“现在几点了?外面天气如何?”


“……你再睡一会吧。”


他好像答非所问,把碗和勺子都拿在手里,站起来摸摸我头顶,哄小孩似的。我仰头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他却用手掌覆住我的眼睛,挡住我的视线,只在我额角轻轻吻了一下。


你再睡一会吧。”他重复道,我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不见了。


……好吧,那我就睡一会咯。





说真的,我不太清楚停电的前因后果;仔细想想,也不清楚现在是什么季节、什么日期、什么时间。但我竟然知道,我和王杰希已经同居了足足七年,退役之后各自找了工作,他去做了比赛解说,而我考下了律师证。


这套房子是我选的,装修风格是他定的,家居用品是我们一起挑的,搬进来的时候还请了以前的队友们吃饭。我们在这儿住了好几年,吵过架,闹过矛盾,搞过冷战;他是个极独立的人,有几次关系实在太僵,我都以为他不要我了,可最后他还是一直一直陪着我。


前段时间我还跟他商量,结婚七周年该去哪里旅游一趟,想看海还是想爬山。他正拿吹风机吹头发,眼睛看着我,嘴角露出一点点我很喜欢的笑意。


“到处乱跑什么?”他轻轻踢了我一脚,“有时间不如好好睡一觉,再这么拼命熬夜,当心秃头啊。”


“???王哥你变了!”


我摸了摸还算健康的发际线,被他噎的直翻白眼,直接上手挠他的痒。他穿着睡袍,行动不便,没两下就哈哈哈的笑倒在沙发上,没干透的短发乱蓬蓬的。我把他揽在怀里,下巴在他头顶蹭来蹭去;他缓过气来,反手拍拍我后脑勺,偏头交换了一个吻。


柔软的触感离我很近,这段记忆却似乎离我很远,大概是我实在忙的晕头转向。我忍不住舔舔嘴角,只能尝到没什么味道的粥。百合的香气很浓郁,我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床上,继续盯着天花板上的光点发呆。


平心而论,我其实很感谢这次全小区范围的停电,虽然电脑不能用,但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清闲的和王杰希呆在一起了。虽然天天只有米粥没有肉,而且我好像有点感冒,时不时觉得头晕乎乎的;不过,来自他的关心让我很受用,他在我额头上亲一口,我心里就雀跃的不得了。


屋子里没有声音,我闷得慌,试探的喊他:“王哥,你在吗?”


几秒钟后,他从门口探出个头,手里拿着一盘切好的水果:“嗯?”


我说:“王哥,我好无聊啊。”


“不是让你睡一会吗……”他看起来有点无奈,从门口走进来,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我看到他换了一身睡袍,头发上带点水汽,不知刚才在干什么,乱蓬蓬的。


我从床上坐起来:“有点睡不着。王哥,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现在还不行。”他又这么回答我,眉眼在我眼里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外面在下雨,不能出去。


“我可以打伞。”我说,“就一小会,我不走远可以吗?”


“……外面在下雨。”他重复了一遍。


我坐在床上,他站在我身边,我稍微仰一点头才能看到他,却又觉得不需要仰头。他把手盖在我的眼睛上,掌心干燥而温热,依旧有一个轻如羽毛的吻落在额角;他的语气很轻柔,像是在说晚安:“你再睡一会吧。


“可是……”


我想和他抗议说自己真的睡不着,他却拍拍我脑袋,转身出门了。奇怪的是,刚才还消失不见的睡意现在消无声息的回来了,我来不及思考原因,只好闭上眼睛,任由自己陷入深沉的梦境。





这样的生活似乎持续了好几天,又似乎只过了几个小时。我不太清楚,反正再醒来的时候王杰希还是在我身边,戴着头戴式耳机,微微低着头,像是听着音乐睡着了。


我不想打扰他,于是小心翼翼翻了个身,端详起他的面容。也许是光线不好,他的五官和轮廓仿佛蒙上了一层薄雾,仔细一看却又十分清晰,像个忽明忽暗的影像。


我心里冒出一点不安,忍不住伸手,指尖摸到了他微凉的手背,还有清晰的筋络和骨节。他大概被我吵醒了,身子动了动,自然而然的握住我的手,轻轻拍了拍:“醒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还是喝粥吗?”我问。


他促狭的弯起眼角,一看他这副表情,我就知道肯定没有肉吃。我摸摸肚子,没有明显的饥饿感——或者说我都不记得饥饿感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冲他摇摇头:“我不饿。”


“那……”


他张了张嘴,抬起一只手,面容又变得朦胧起来。我知道他想让我继续睡,可我不愿意这样浑浑沌沌了,所以我抢先一步躲过他的手,飞快的说道:“王哥,外面天气如何?我还是不能出去吗?”


“……”


他望着我,保持着伸手的姿势,脸上的表情有点迷茫,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反应。我以为他生气了,正准备怂巴巴的道歉,他却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微微笑了一下,指了指窗户所在的方向。


外面在下雨,不能出去。


我之前明明没有听到雨声,他这么一说,我才发觉外面噼里啪啦的动静大得吓人,肯定不是场小雨。没什么不自然的。我打消了打伞也要坚持散步的想法,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发烧一样的晕眩感又回来了。


但我真的不想睡了。王杰希还是在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雾气淡了很多,稍微安慰了我低沉的心情。也许是看我太可怜了,他噗的笑了两声,然后问我:“听歌吗?”


“听。”


只要不睡觉,我干什么都行。我以为他会把脖子上的耳机递给我,没想到他只是坐的离我更近了些,张嘴吸了一口气,颇为悠闲的冲我眨眨眼。


他准备唱歌了。


说起唱歌,我总是五音不全,而王杰希则是那种不一定好听但肯定不跑调的人。他没事的时候会自己哼唱一些耳熟能详的曲子,多半是战队里那些朋友推荐,或是App里推荐的他喜欢的歌。


他还在职业圈那会,大家聚餐去KTV,他既不抢着当麦霸,也不抗拒别人递来的话筒,堪称佛系选手。有些歌曲他听的多,哼的多,一唱出来就引起一片掌声、口哨、欢呼,小小的包间俨然成为演唱会现场。


我还开过他的玩笑:“王哥,你以后实在找不到工作了,拿把吉他去天桥卖唱都行呢。”


“可闭嘴吧。”他在我头上拍了一巴掌,“到时候你打算捧着小碗跟着我到处要钱吗?一天到晚不学好啊你……”


我这么一回忆,嘴角就忍不住翘起来,眼睛却还是盯着正在唱歌的王杰希。他的神色竟然很认真,淡色的唇一开一阂,每个音符都像有形状的小泡泡,咕噜咕噜冒出来,一个个飘散在空气里。


可我听不到。





我听不到哪怕一个音节,那些泡泡撞在我的耳膜上,却发不出声音,让人感觉别扭。我看了看王杰希,他还没有唱完,胸口随着气息有规律的一起一伏,口型也跟着歌词,脚下还一板一眼打着拍子。


——可我听不到。


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窗外的雨声、布料摩挲的沙沙声;我能看见他张开嘴,呼出气,神色认真。只有歌声。只有这个声音是例外,是不和谐元素,明明存在,我竟一点都感知不到了。


过了一小会,他好像停下了,偏头看着我,什么都不说。我不知道该不该鼓掌,可我看着他的神色,心里有点难受,于是我装着不经意的问他:“唱完啦?”


“是啊。”他点点头,摸摸鼻子,似乎有点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了,“怎么样?”


我眨眨眼,说:“真好听。”


真好听。


他看起来很高兴的模样,眼角弯起来,像个得了夸奖的小孩。我注视着他的脸,蒙住他五官的薄雾比刚才浓了,也许是因为我的眼睛无法适应黑暗的环境,也许是因为睡意上涌,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


我有些困了,强撑着问他:“王哥,是不是再过一会就来电了?”


“嗯。”他伸手覆住我的眼睛,于是我得到了第三个吻,“我走了。你再……


但我什么都听不到了。


如果要我猜,他肯定说的是“你再睡一会吧”这句讲过很多遍的话,显得我像个贪吃贪睡的小猪猪,而不是跟他同居七年的男子汉。我不想睡,但我真的很困,甚至来不及跟他说一声晚安,他就不见了。


天花板上荧绿色的光点变多了,窗外哗啦啦的雨声变小了,百合的香气变浓了。我闭上眼进入梦乡,周围却逐渐响起各式各样的杂音:有规律的滴滴声,急匆匆的脚步时,极力压低的交谈声,还有零星的抽泣声。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脑袋和四肢都沉甸甸的,不太舒服。我回想起王杰希刚刚说的话,倒也没有太慌张,心里揣测着,也许是物业来电了罢。


眼睛上一轻,有什么东西被摘掉了,微亮的光线充满我的世界,我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亮光了。我有点雀跃,迫不及待的想和王杰希分享这个好消息,好不容易睁开黏连的眼皮,入目是一片雪一样的白茫茫。


我听到一声带着哭腔的尖叫。


他醒了!





我花了足足五分钟才意识到,我现在正躺在床上,身上缠满了纱布和绷带,手背不急不缓打着点滴。抽泣的人是我的母亲,趴在床边紧紧握着我的手,我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她憔悴的脸色和满脸泪痕,还有眼睛里劫后余生的惊喜。


“……”


我张了张嘴,却发现呼吸机和氧气罩限制了我的表达能力,只能发出很微弱的声音。母亲不顾医生的劝阻将耳朵凑过来,眼泪滴在我的脸上,凉冰冰的。


我问她:“这是哪?


“这儿是医院。”她说,“一帆,你已经昏迷半个多月了。”


我又问她:“为什么?


“你出车祸了。”她说,泪水盛满了她带着黑眼圈的眸子,声音微微发抖,“你说要在假期回来看看我和你爸,结果路上突然就出事了,直接送进重症监护……”


我知道自己睡了很久很久,可现在还是觉得很困,脑袋忽轻忽重。但我还不能睡,我有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我有最爱的人没有见到,我有最想说的话没有讲。


“妈。”我努力提高自己的音量,把每个模糊的字眼咬清楚,“王杰希呢?


“……”


母亲忽然不说话了。她松开了我的手,用力捂住自己的嘴,悲恸的呜咽被她拼命压在喉咙深处,只漏出一点点尾音。我微微转过头,不解的望着她,希望她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我的大脑开始艰涩的转动起来——王杰希当时也和我在一起吗?他也出事了吗?也在某个病房里生命垂危吗?现在是不是和我一样恢复了意识呢?还是说,最糟糕最糟糕的结果已经发生,他没能坚持下来?


母亲的视线和我相遇,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颤抖着叫我的名字:“一帆……”


我眨眨眼,眼前越来越模糊,泪水自发的蒙住了我的眼睛,像是要提醒我什么似的。我想了半天,总算记起来,我的担心原来都是多余的啊。


——王杰希没有出事,没有受伤,没有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那天我是自己开车回的家,他甚至没有在我身边,更别说卷入那场意外的车祸了。


 


 


 


毕竟,在很早很早之前,早到我不愿回忆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再变老了


 





我和王杰希同居了七年,他的年岁停留在第三年,而我带着剩下的时间继续走了下去。我本想在第七年的时候带他去看海或者爬山的,现在看来,只好等我从病房里出院之后才能做到了。


周围的嘈乱渐渐变小了,我终究抵不过强烈的睡意,便不去想那些过往的事。我隐约感觉到有个干燥而温热的手掌覆上我的眼睛,轻如羽毛的吻落在额角,有人在耳边轻声说:


你再睡一会吧。


晚安。





—————————————————





*END


*这个粮好吃吗?吃得开心吗?有好多伏笔感觉都没写出来哦…


*反正我挺开心的呜呜呜…

漫社的虚拟歌姬形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源那个新广告谜之戳我笑点

王源(一本正经):"要补脑,多喝六个核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沙雕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怪孙翔哈哈哈哈

铭记 缅怀 奋进

九一八。

看到了一篇关于侵华日军酷刑的公众号文章,还没看到一半就手指发颤。

老虎凳,拔肋骨,倒吊,灌发烫的辣椒水。等等。

战争真的是人类历史上最令人恶心的东西,却又无可奈何的一次次重演。和平年代,谁也说不准这种短暂的幸福还能有多久。

每次看到不尊敬先烈和现役军人的行为,都想骂一句败类。怎么会有这样的畜生。

拜托各位铭记,铭记从过去几十年甚至几百上千年沿着历史长河流淌下来的浓稠鲜血。

言语表达不出来我现在的心情,我们真的很幸运。

铭记 缅怀 奋进。

woc老王在笑啊!!在!笑!啊!为什么我才发现!!
队长心里大概是:喻文州这个老东西手残打不到我哈哈哈哈哈(严重ooc
队长真可爱(喂

一点想法。

很久不发文已经沦为咸鱼了,突然有个想法想记录一下。叶橙。

不管现在叶橙两人关系有多亲密,在十几年前也只是初次谋面的陌生人。如果说叶修和苏沐秋是男生之间一见如故的死党友情,那么叶修和苏沐橙可以说一开始只是通过苏沐秋这个纽带相互有了联系。

打个比方,你和一个老朋友出去逛街遇到ta的另一个朋友,你俩从来没有交集,匆匆自我介绍一下后就没什么交流。之后要么是你和ta聊,另一个人被撂在一边或者反过来。如果你这个朋友中途去了一趟卫生间,你俩大概会站在商场里尴尬的沉默。

苏沐秋刚好是叶修和苏沐橙之间的那个角色。
虽然一起相处了几年,但比起和一个小女孩,叶修和苏沐秋之间共同话题更多,关系明显是更铁的。而叶修对苏沐橙来说可能也只是一个关系一般般的大哥哥,和把自己抚养长大的苏沐秋当然没的比。三个人就是这样摇摇晃晃地一起走着。

这种微妙的平衡被苏沐秋的死打破。

在悲伤和泪水过后,叶橙二人的相处模式是如何变化的?那些悄无声息隐藏在二人生活隐秘角落里的过去的碎片,会是以怎样的形式被揭露出来?按理说苏沐秋死后叶修可以离开,或者把苏沐橙托付给别人,但他没有,一方面是叶修的性格使然,那么其他原因呢?

纽带断掉后,两端的人怎么走进彼此呢?

我很好奇。

当然,我是不会写的。

因为要开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哭

黑角兔🐰:

在中元节的最后一刻,抓住了一只小僵尸💝

《再战荣耀》全篇目录

蟹黄灌汤包:




为了方便诸位阅读方便,特列此目录。^_^


========================================


第一卷  集合!高手们!


001  回家


002  名单出炉


003  见面


004   用餐


005  神秘的陪练团


006  华丽的对手阵容


007 那无比销魂地怨念


008  下次有本事你亲自动手


009  总有一款适合你


010  前任队长语录


011  男(女)友力max


012  你跟我动手就不能专心点吗?


013  联盟和尚庙


014  向君莫笑开炮


015  宗旨


016  姜还是老的辣


017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


018  强硬


019  惊艳


020  那一剑,惊天动地,黯然销魂!


021  陪你一起闯


022  复盘(上)


023  复盘(下)


024  打扮又不是只有女人才会在乎!!!


025  三角火力战线联防


026  解除!封印!


027  熟人驾到!!!


028  气功师的“祖宗”


029  训练计划部署


030  战前总动员


031  意外的对战


032  “1+1”永远只会大于“2”!


033  意外之喜


034  另类的消极


035  渐入佳境


036  小翔子,成为国家队的支柱吧


037  对战室


038  会移动的战场


039  先破而后立


040  井底之战


041  里程碑式的动力


042  气功师的大局观


043  剑圣!妖刀!


044  他俩其实挺配


045  玩战术的心都脏


046  苦战


047  肖大神


048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049  枪林弹雨


050  充满传奇色彩的男人


051  继续荣耀


052  备战进行时


053  一路顺风(上)


054  一路顺风(中)


055  一路顺风(下)




第二卷  征战!苏黎世!


056  抵达


057  聚集!各国代表团!


058  分析流


059  开幕式


060  D小组


061  战局打响


062  蛋疼的场景图


063  孙翔的执着


064  流派的争议


065  正面交锋


066  唐三打的“唐三打”


067  “吊诡”的“魔术师”?


068  乘胜追击


069  玩战术,他不行!


070  中场休息,擂台赛的“复盘”


071  中国vs瑞典——团战(上)


072  中国vs瑞典——团战(中)


073  中国vs瑞典——团战(下)


074  自助午餐


075  这年头女神也分“山寨版”


076  “狭路相逢”


077  开战!


078  “犯罪团伙内讧”?


079  卧虎藏龙


080  都是流氓,差这么多?


081  赶紧解决,别摆什么pose了!


082  枪与杖


083  你们就该派我上场才对!


084  兴欣有男,名唤“方锐”


085  又不是老韩,怕什么怕?!


086  好说好说


087  中国vs挪威——团战(上)


088  中国vs挪威——团战(中)


089  中国vs挪威——团队(下)


090  我等你


091  你要出场?!


092  全面刨析


093  自带出场BGM的男人!


094  散人君莫笑!


095  “心脏”的用意


096  陷阱!不存在的!


097  高山仰止,强者制霸!


098  你是功臣你最大!


099  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100  用心良苦


101  深藏的局


102  新的场景图


103  中国vs丹麦——团战(上)


104  中国vs丹麦——团战(中)


105  中国vs丹麦——团战(下)


106  再一次抽签


107  我的出场费是很贵的!


108  跟她比,你实力不够!


109  庆幸自己长成了他喜欢的模样


110  诶?首发是他!


111  哇靠!我记得你!


112  “一雪前耻”


113  再现!看不清的剑影步!


114  镇队之宝


115  女王


116  中国vs英国——团战(1)


117  中国vs英国——团战(2)


118  中国vs英国——团战(3)


119  中国vs英国——团战(4)


120  中国vs英国——团战(5)


121  观战


122  四强出炉


123  强者之林


124  各回各家,各复各盘


125  人嘛,讲究的是气场!


126  “盲打”


127  解封!阵鬼!


128  又一场“似曾相识”的碰撞


129  专“产”女神的职业


130  你当其他几个人是摆在那儿好看的吗?


131  中国vs韩国——团战(1)


132  中国vs韩国——团战(2)


133  中国vs韩国——团战(3)


134  中国vs韩国——团队(4)


135  中国vs韩国——团队(5)


136  胆颤的回望


137  双方各自的复盘


138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139  王见王,后见后,各自的队长对对碰!


140  井井有条


141  成长


142  巧妙的平凡战术


143  左手画圆,右手画方


144  不按常理的出牌


145  女流氓


146  亮瞎了所有人的钛金狗眼


147 中国vs美国——团战(1)


148  中国vs美国——团战(2)


149  中国vs美国——团战(3)


150  中国vs美国——团战(4)


151  中国vs美国——团战(5)


152  勾芡的回忆(终)




番外(暂无链接)


铅华过后①


铅华过后②


铅华过后③


全明星(上)


全明星(下)